客服电话:

028-84785516

邮箱地址:

sfbjwl@163.com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新闻资讯

禽流感阴影下的家禽业:卖不掉养不起

2024-04-01浏览:9次
 

  H7N9疫情让市场“闻禽色变”,家禽交易一落千丈,家禽养殖损失惨重,记者在浙江、江苏、广东调查发现,目前家禽养殖业已陷入“卖不掉、养不起”的窘境

  4月28日下午4点,浙江杭州市中心万寿亭农贸市场。原本人声鼎沸的活禽摊点此刻空无一人。据卖禽蛋的摊主介绍,政府没下令关停前,就有经营户陆续歇业了,“实在做不下去!”禽蛋摊位虽然没有关停,但生意惨淡。卖了20多年鸡蛋的彭大姐说,原先她一天能卖70箱鸡蛋,现在20箱都卖不掉,连摊位费都付不起了。

  消费者的态度向来是市场的风向标,也最直接地反映着疫情的影响力。记者在农贸市场随机采访了几位市民,他们大都表示,一个接一个的人感染病例让他们现在是“闻禽色变”,即便禽流感过后也不会立即购买禽肉。

  陈维春是一名养鸭户,浙江宁波象山县人。2001年,他和妻子来到南京市江宁区万安社区渡村养鸭,这一养就是12年。4月28日,见到记者来访,陈维春夫妇像看到了阴霾中的一点光,阴郁的脸开了笑颜,拉着记者的手,好像有说不尽的话。

  “现在的处境确实很艰难。”陈维春的妻子干爱芳说,鸭子不能卖,都养成了老鸭。一脱毛,就不下蛋了,但饲料不能少。“现在只能靠卖鸭蛋了,可鸭蛋的价格也在下跌。”她说,光4月份就亏了12万元。“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拿着一枝鸭羽,干爱芳边说边流泪。

  “肉鸡处理销售2.53万只,正常批发价格是12.8元/斤,而现在降价处理的销售价格仅3.3元/斤;蛋产品处理销售3.42万斤,正常销售价格13.8元/斤,处理价仅3.3 元/斤预计亏损会达到1000万元以上。”4月27日,面对记者的采访,浙江省宁波市振宁牧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希杭心情沉重地算起了亏损账。这家浙江省最大的优质鸡养殖企业原先每年出栏500万只土鸡,主要供应沪杭宁市场。但4月初后,三地的活禽交易逐渐被叫停。从4月6日到25日,企业17天亏了311.67万元,平均每天亏损18万多元。

  在云浮市腰古镇一座偏僻的山头上,散布着数个养鸡场,养鸡场的主人赵伙全说,受H7N9疫情影响,他已亏损几十万元。“我饲养的主要是三黄鸡,每只鸡的成本约25元,现在每卖一只鸡要亏10元,若不卖就要亏25元,养殖时间越长,成本就越高,真叫人进退两难。”

  广东省农业厅副厅长郑惠典说,H7N9禽流感对广东家禽业影响之大,已超过了2003年非典和2004年禽流感时期。据估算,广东省家禽养殖场户日亏损额已超1亿元。

  面对家禽业的困难形势,浙江及时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积极引导行业生产自救。4月16日,浙江出台《关于积极应对H7N9禽流感扶持家禽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对持有有效《种畜禽生产经营许可证》的种禽场给予生产维持性补贴,补贴标准为每只15元;对家禽养殖场给予一次性财政补贴。随后,杭州、温州等大部分地市结合实际,陆续出台了配套的补贴政策。浙江省畜牧兽医局副局长戴旭明表示,补贴政策正在积极落实中,预计“五一”小长假后10多天内将陆续落实到位。

  除了补贴外,政府还鼓励龙头企业加大活禽收储。南京市农委召开了由行业协会和10家农业龙头企业参加的座谈会,引导企业加大收储。4月17日,南京市有6家加工企业与区20家规模养禽场进行了对接,达成了日收购肉鸭3万只以上的协议;溧水区温氏公司以1012元/公斤的收购价收购了农户肉鸡58万只,保证了农户的合理利润。

  面对市场的急剧下滑和消费者缺乏信心,一些地方政府官员也纷纷“出招”,当起了家禽推销员。广东清远市市长就曾率养鸡企业摆宴大吃鸡,成为广东首个力撑养殖户而带头吃鸡的地级市市长。此后,市场有了一些起色,但仍难以扭转局面。

  在政府积极引导下,家禽养殖企业也开始自救,各养殖场、合作社向“冰鲜销售”方向发展。这些对稳定家禽业、提振市场信心、促进行业长期稳定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

  但是,随着疫情的蔓延,家禽养殖业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戴旭明告诉记者,尽管浙江上下都在使尽解数对抗疫情,补贴力度也比以往都大,但疫情一日不灭,企业只会更加艰难。他给记者算了笔账:现在一只鸡鸭平均每天的饲料成本要5毛左右,一两块钱的补贴只能养活几天;政策重点保护的种禽企业,每只15元的补贴最多能帮助企业支撑一个月;原本浙江的种鸡孵化能力有3900万只,但如今只有800万只还在孵化。“如果疫情还要持续一两个月,可能今后会有较长一段时间吃不到活禽了。”

  浙江省畜牧兽医局畜牧处副调研员金良向记者透露,在鼓励企业加工压栏家禽的过程中,浙江暴露出了屠宰能力不足的问题。受市民习惯购买活禽的消费习惯影响,省内家禽屠宰点较少,加之禽流感后有不少屠宰流水线上的工人辞职,许多企业即便想把压栏的鸡鸭加工成冰鲜的,也需要先运到外地屠宰场,再用冷冻车运回本地,租冰库储藏,一来一回,成本翻番,宁可直接把鸡鸭无害化处理。

  戴旭明表示,从现阶段看,龙头企业的“担当”虽然让不少农民养殖户的损失降到了最低,但“只进不出”让他们面临着极大的资金压力,这将对家禽行业今后恢复生产有巨大影响。现在,一些中小规模的地方龙头企业已经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